设为首页    |    加入收藏     |        内部管理
新闻搜索
关 键 字: 分 类: 搜索范围:  
联系方式

地址:远安县鸣凤镇凤翔路179号
电话:0717-6571826/3813466
传真:0717-6571986/3814994
联系人:孙先生
邮箱:sunyongjun0022@sina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 企业文化 >> 文化生活 >> 送 嫁
资讯正文

送 嫁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6月9日 23:42

  田里的稻子刚收完装仓,妈妈说,隔壁凤姐的粑粑在香了。凤姐和我家共墙搭檩,厨房顶上相通,我嗅了嗅,没闻到香气呀,妈妈刮着我的鼻子笑说,我的憨丫头哟,你长大了就晓得了。心里疑惑,我便跑到凤姐家去看。

  刚推开凤姐的大门,一片红灿灿的亮光晃满我的眼睛,阵阵油漆和松木的清香也扑鼻而来。就像雨后彩虹泼进了屋里,凤姐的家里罩上了一层既好闻又好看的色彩。只见厅屋的一边摆满了鲜红的家具,有衣橱,有梳妆桌,有高低床,有凳子椅子,火盆,木盆,还有新买的自行车,缝纫机,录音机等,我认识这是嫁奁,去年冬英姑姑出嫁时也有这些东西。哦,我明白了,难怪说生了女孩是得了糖粑粑,凤姐的粑粑香了,原来是要把她许到婆家去了!

  凤姐的妈妈赵妈正坐在阶檐坎上簸黄豆,赵妈微笑着告诉我,过几天你凤姐就要滚婆子里去了,打个豆腐好招待客人。凤姐则坐在她的闺房里,神情专注地飞针走线,纳着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鞋底。见我无所事事,赵妈打趣地冲我说,这大的丫头了只晓得玩,也不学学你凤姐,看她做的鞋子多体面,莫不你出嫁时“见面鞋”还要你妈做。我想起那次堂嫂娶进门后,来我家认亲,就送给我爹妈一人一双新布鞋,说是见面鞋。妈妈接过鞋时,还塞给堂嫂一个红包。进到凤姐的闺房,只见凤姐的箱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男女式新布鞋,它们像英武的战士排着整齐的列队,冲着我笑,冲着我乐。我的脸一下子烧到耳根,羞怯怯地逃走了。哎呀,我才八岁,针都不会穿呢,再说,大人们不是常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吗,我才不嫁人,不愿水一样的被泼出去呢。

  过了一天,一挂鞭炮在凤姐的道场里热热闹闹响起,刚才还叽叽喳喳开着会的麻雀,一下子从竹林里跃起,呼啦啦一片划向远处的云彩。妈妈说,凤姐婆家那边过礼来了。我和妹妹扔下沙包,兴奋地跑去看热闹。凤姐的屋里坐着几个稀客,三男一女,脸上都挂满笑意。那女的我认识,是远近闻名的陈媒婆;那个年轻俊俏的叫宝国的小伙子,是凤姐的对象,那次提媒后亲戚过门我见过;还有两个长得很壮实的中年男人,大概是帮助挑挑子的吧,因为我看见凤姐的堂屋里摆着两担鼓鼓囊囊的东西。喝完茶,寒暄一阵,陈媒婆便对凤姐的爷爷和爹说,难为你们养一场姑娘,今天宝国给你们过礼来,不成敬意,还望亲家们大人大量,帮忙把儿们的好事办圆满。陈媒婆说完,便揭开盖在箩筐上的大红纸,将筐里的礼品一样一样拿出来。一个挑子里是几十筒粉红色纸封装的茶粑粑,十条烟,几壶白酒,几十斤白糖,一大包花花绿绿的糖果,一大块新鲜猪肉,几条鱼和几只鸡鸭。另一个挑子里,是一堆鲜艳无比的衣服,鞋子。陈媒婆对凤姐的爷爷说,老人噶您放心,这六套衣裳凤子先穿,过门后她自己当家,想要就再缝,宝国家底子厚,他爹妈也老实,不会亏待凤子姑娘·······看着不薄的礼物,听着悦耳的话语,老爷爷眉开眼笑,紧绷的皱纹随着笑声一漾一漾地舒展开来。

  过完礼的第二天,凤姐家就真的热闹起来了,四面八方的亲戚都赶来吃粑粑,贺送凤姐出嫁。到了晚上开席时,支客先生将凤姐的婊叔姊妹请来九个,和凤姐坐一桌,进行“陪十姊妹”仪式。陪十姊妹也没有特别的讲究,就是姊妹坐一起,说些离别情祝福好的话。话没说上几句,凤姐已呜呜咽咽,一耸一耸地哭开了,引得同桌的姊妹们都泪水涟涟。年幼的我不明白,女人出嫁为何像生离死别,总要哭哭啼啼。我饶有兴趣地盯着凤姐看,凤姐的皮肤被田间的太阳晒得有点黑,却透着健康的气息;她的眼睛像两汪秋湖,干净而明亮;不施粉黛的脸颊在红嫁衣和灯光的辉映下,像个红润的大苹果,鲜艳欲滴;朦胧的泪水粘在脸上,依然挡不住凤姐的俊美。十姊妹陪得凄凄楚楚,端上来的一桌好吃的饭菜也没吃上几口。饭后,凤姐的姑母,舅母等长辈女人,开始给凤姐缝被褥。她们用一根长长的丝线缝完四条被边,说是一根线一条心,一根竿子撑出头。几床被褥缝完,她们又为凤姐装箱,收拾所有的陪嫁物品。夜已深,凤姐家的灯光久久地亮着,泄露着凤姐长长的心事。

  第二天天还没亮,凤姐家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搅醒了我。想起今天是凤姐出嫁的日子,我一骨碌爬起来,胡乱洗了下脸,又跑到了凤姐家。前来送亲的客人,帮忙的乡亲挤满了屋子,大人们都很安静。推开凤姐的闺房门,只见亲戚中几个长辈女人正在给凤姐梳头,描眉,搽雪花膏。穿了新衣,施了粉黛的凤姐愈发娇羞可爱,楚楚动人,闺房里笼罩着一片美丽的色彩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响起一阵欢快的唢呐声,是迎亲的队伍来了。落座,晒茶,吃早饭,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吃完早饭,便是“发亲”仪式。男方那边的一个来客,满场子敬着香烟。陈媒婆也走上前来,客气地同凤姐家的支客先生商量发亲的事情。然后,支客先生在点着红烛的堂屋里,领着新郎逐一拜认凤姐的嫡亲。帮忙的乡邻们在搬运着凤姐的嫁奁,做着一些捆绑的工作。新郎拜见完亲戚,该去房中接凤姐走了。推开门,只见赵妈正搂着凤姐抹泪,见到新婿进来,赵妈一下子放开嗓门,数七数八地哭唱开来。赵妈一会儿哭数女人是个下贱命,一辈子服侍别人家;一会儿哭数凤姐勤劳乖巧,许给人家舍不得;一会儿又哭着叮咛,要孝公婆,敬丈夫,妯娌要和睦,要勤快,针线茶饭要均匀······哭不完的琐事,道不尽的别情,直哭得摇肝动肺,哭得滔滔不绝。人不伤心不落泪,想到凤姐平日给我洗头梳辫,给我绣鞋垫,给我好吃的米子糖,我的泪水也不由自主直往下流。

  女养大不由娘,万般不舍终有一别。鲜艳的嫁奁在前面开道,欢快的唢呐如舞动的雄狮,时而高亢舞起,时而委婉低旋,响亮声盖住了送嫁的千言万语。凤姐被新郎宝国牵着手,满含热泪,一步三回头地踏上了那条长长的嫁路。

  唢音袅袅,久久地回荡在送嫁的路上。只留下凤姐的爹娘,还站在路口张望······

  稿 源:公司办公室            作 者:汪玉莲

所属类别: 文化生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Copyright 2009-2012 ycshengt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   |   后台管理进入

 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鄂ICP备08007325号 本站建议使用1024 x 768 以上分辨率浏览以达最佳效果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