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  |    加入收藏     |        内部管理
新闻搜索
关 键 字: 分 类: 搜索范围:  
联系方式

地址:远安县鸣凤镇凤翔路179号
电话:0717-6571826/3813466
传真:0717-6571986/3814994
联系人:孙先生
邮箱:sunyongjun0022@sina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 企业文化 >> 文化生活 >> 我心中的大坝
资讯正文

我心中的大坝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6月10日 00:09

  我见过许多大坝,有混凝土碾压坝,有常态浇筑坝,有双曲弓坝,还有那粗壮敦实的堆石坝,不管是高的,矮的,胖的,瘦的,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秉性: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,她们都在激流中挺着胸膛,站得稳,站得直,宛若不屈不挠坚守阵地的士兵,不管风雨雷电,严寒酷暑,或者涛声轰鸣,恶浪翻滚,她们总是肃穆威严,从容神定。

  或许与她站得太近,或许把她看得真切,或许是她的挚爱,她的壮举,在连续不断地冲击着我平静的心湖,总之,我已被她深深地感动。

 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,就跟随父母来到她的身边安家。我长高,她也长高,我长壮,她也长壮。妈妈用爱温暖着我,爸爸用心呵护着她。妈妈常夸我聪明能干,爸爸常夸她坚定勇敢。在一个宁静、温馨的夜晚,妈妈告诉我说,大坝她可好呢,你现在头上能有明亮的电灯,就是大坝她帮我们的原故;在一个雷电交加、大雨倾盆的夜晚的第二天早,爸爸全身湿鹿鹿地从大坝的那头跑回,高兴地告诉我们说,这大坝真不简单,昨晚她帮我们拦下了一场大洪水,保住了下游无数的生命与财产。我睁大眼睛望着爸爸:大坝真得那么利害吗?从那以后,大坝在我的心中便留下深刻的印记。

  上小学了,随着年龄的增长,大坝越来越对我魂牵梦绕。因此,在星期天,我总爱牵头邀一伙同学往大坝上跑。说是看爸爸、妈妈去,而实际上是想看那,看不怎么懂,又想看,天天都在变的神秘而又神奇的大坝。每次去都要被管现场安全的叔叔像赶鸭子似的赶得四处逃窜,但我最终总能躲开保安叔叔的警惕眼光,溜进我想去的地方,而其它同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现在想来,这也许我今生本就跟大坝有缘,有那么一条神秘的红线在牵绕着我与她。

  看碧绿的湖面及从坝肩上走过的水,是我的最爱。我常久久地瞭望着大坝和大坝上跳下的水柱,拍击起的浪涛如大海的波澜;我常久久凝视着映照的青山和水中的太阳,那水波泛起的金光如诗如画、如梦如幻。真的,我常常看到妈妈的笑容在水中荡漾,我也常常看到爸爸的身影在大坝间跳跃,我还禁不住喊出声来,爸爸,妈妈,下班了,回家吃饭了。待我转过神来,大坝在笑我,水也在笑我。我狠狠地白她们一眼,并伸长脖子“嘟”一下翘嘴,心满意足地跑开了。

  长大了,我含着笑接过父母亲的班,从此长年与大坝厮守,圆了我心中的梦。

  时光飞逝……

  而眼下,处于甜软凄迷的年代里,生活也开始如坝前的水,有时平静,有时潺潺流淌,有时也给你来个浊浪滚滚。尽管我努力,但生活还是有不尽人意之处,“聪明”的朋友难免离我而去,唯有大坝,它从没有嫌弃我的意思。那座无言的大坝啊,在我看来更像一位慈母,或是一位睿智的长者,她的坚韧,她的信仰,她的追求,以及她的沉稳性格,她的博大胸襟,她的崇高境界都在默默地影响着我。

  记得有一回,因受到莫须有的诽谤和冷酷的打击,我不由地感叹如今这个被物欲的力量紧紧控制的世界是多么的可怕。当我无限沮丧地来到她的身旁时,她静静地守着我,用她那双心灵的眼睛盯着我,久久不开口。我当时只觉得有一股从细到粗从弱到强的热流,在我的心中滚滚淌过。我从她那种庄重自爱,从容不迫,昂首挺胸,不苟颜色的泰然神态中渐渐地悟透出,她是在跟我说:别这熊样,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你看我站在此地,什么风雨恶浪没经历过,什么酸甜苦辣没尝过,怎么样,我不照样好好地活着……神乎其神,我顿时感到全身充溢着热烈的生存欲望和生活的快感。

  站在她的面前,我倍感自己的渺小,即使穷我毕生精力,也不可能全部读懂她的博爱。看如今,在那些谷深峡窄的河道,耸起了一座座大坝,她们将恩泽送给了田野村庄,将光明带给了千家万户,将春意撒播于连绵山岗。站在高高的坝顶,俯看碧玉的湖面,那清澈的湖水犹如铺设在大地上的一面镜子,亮得能照出山的灵魂,树的灵魂,花的灵魂,草的灵魂,石的灵魂以及人的灵魂。夏日里,跳进湖里洗个澡,那清凉能渗入你的心脾,那粼粼的清波,能拂拭你生命中的尘垢,让你的心豁然开朗……

  站在她的面前,在夜深的时候,我总能清晰地听到她的心跳,感受到了她的呼吸。只见她倔强的身躯在月光下骨骼分明,像浮雕般精工绝伦的坝体,熠熠辉映于峡谷之间,青山之上。一瞬间,让我进入了似幻似真的梦境,我又回到儿时的童真,忘却了人生的艰辛,扬弃了盲目的自负,避开了尘世的奸诈与争斗……

  站在她的面前,我仿佛看到了一批批坚毅勇敢、无私奉献的水电人的身影穿梭其间,不知是人为大坝增高度,还是大坝为人添丰采,总之,他们已完美地融为一体……我的心灵深处再一次感到震撼。抬望眼,仰天长问:谁敢用呐喊来压制恶浪的狂吼?谁敢用身躯来描绘河流的走向?谁舍得拿头颅来迎击风雷与闪电?谁舍得拿鲜血来染红大河与大江?谁能做到这些?我看到了,唯有我心中的大坝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 者: 张 海 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内容转自博客:江河上的浪花

所属类别: 文化生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Copyright 2009-2012 ycshengt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   |   后台管理进入

 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鄂ICP备08007325号 本站建议使用1024 x 768 以上分辨率浏览以达最佳效果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