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  |    加入收藏     |        内部管理
新闻搜索
关 键 字: 分 类: 搜索范围:  
联系方式

地址:远安县鸣凤镇凤翔路179号
电话:0717-6571826/3813466
传真:0717-6571986/3814994
联系人:孙先生
邮箱:sunyongjun0022@sina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 企业文化 >> 文化生活 >> 我是一个放牛娃
资讯正文

我是一个放牛娃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6月9日 23:39

 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贫苦的岁月容不下矫情,七八岁时,我便开始了人生中最初的劳动:放牛。 
  每天清晨,天还不大亮,母亲催促起床的叫喊便传来了。我从恍惚的睡梦中弹起,来不及梳头洗脸,便取了牛绳径直奔向牛栏。

  刚走近牛栏,灵性的牛儿听见了我的脚步声便“哞哞”地与我招呼着。门开处,牛儿咂着嘴巴,舔着长舌,扇着耳朵,晃荡着脖子上的铃铛,一幅饿得要吃人的样子。这牛儿生胚高大,脾性暴烈,且属虎,故被取名巴子虎。巴子虎虽烈,但它对于我这个天天侍候它的小主人,却非常温顺。当我拿出牛绳时,它便老老实实地低下高昂的头,将鼻子伸给我。我便捉住那穿鼻而过的木叉子“牛桊”,将打了活结的牛绳套紧。 
  牵牛出栏前,我按照母亲教给我的经验,在巴子虎的肥臀处轻轻一拍,巴子虎便乖乖地后腿稍蹲,屁股一撅,尾巴一翘,脖子一梗,随着一股青草的腐腥气扑来,响起一阵酣畅淋漓的哗啦声。看着巴子虎攒下的那堆肥料,我不禁有些得意:这庞大的家伙居然也能被我驯服。 
  踏着薄薄的晨雾,我牵着巴子虎走向田埂。此时,刚收插完毕的田畈似劳累的农人正在懒觉,平稳而安静。巴子虎叮当的牛铃声,摇碎了四野的静谧,惊起了梦中的青蛙。只听“呱呱”几声,三五道绿色弧线从秧田里弹起,又闪电般射进了另一处稻田。巴子虎扑哧扑哧地吐着粗气,伸出长舌贪婪地卷着青草。可怜那草丛中几只还没来得及蹦走的小蚂蚱,在迷糊中就变成了巴子虎的早点。 
  一条田埂被啃遍的时候,太阳才红着脸浮上山头,漏下一缕缕淡淡的光晕。那光晕涂在牛身上,细细密密的牛毛便泛出一派黄色光亮,似披了一件五彩霞衣。那光晕涂在秧田上,秧田上便冒出一层蕴蕴雾气。雾气落在头发上,落在眉毛上,沾在衣服上,布下一层细细柔柔的水绒。空气湿润而清新。晨风拂过发际的瞬间,我突然觉得这种平和的日子很惬意,快乐每天都在悄然而至。 
  就在巴子虎大快朵颐时,我也放下小板凳坐下,静下心用脑子筛一遍昨天课堂的内容,或是颂一段要背的段落。放完早牛我还得赶进课堂,母亲会掐算着时间来接班的。 
  不上学的日子里,我就赶着巴子虎到山上放养。在绵绵苍郁的山坡上,巴子虎自由自在地饱着口福撒着欢。我也乐得逍遥,随心所欲地疯玩,或者细细地读一本小人书,或是捡几串蘑菇。山野是一派勃勃的绿,放牛的心情也被染绿了。高兴了,巴子虎便是我忠实的听众,我会对着它高亢几曲歌谣,慷慨几首诗词;渴了,牛儿喝水,我也掬起一捧山泉,饮下满口满心的甘甜;累了,牛儿闭了眼歇息,我也躺在洒满阳光的山坡上,让自己幻化成一尾无牵无挂的鱼儿,游走在清闲唯美的遐思里。待到要赶牛回家时,我会很快拾满一背篓柴禾,回去博得父母的一声赞扬。那平淡的一声赞扬,曾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成为了我内心的一种追求,一种骄傲,一种对劳动的热爱与尊重。  
  放牛也有心酸的时候。牛儿偷食了庄稼,我会少不了大人的打骂。挨过打骂,也便懂得了为人做事要有责任心的道理。遇上猎人们赶仗的时候,牛儿受了惊吓就会亡命般狂奔,这时就得去追。在荆棘丛生的山林中追赶发疯的牛,那份艰险,劳累和无助,让人感受到猛兽袭来般的折磨。很多年来,我却一直很感谢这份磨练,是它赋予了我独立自强的秉性。 
  放牛的日子已一去不返。但那幽静的牧牛曲仍远远地摇响在我的心底,使我时时意识到:我还是那个放牛的孩子。

  作 者:汪玉莲

所属类别: 文化生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Copyright 2009-2012 ycshengt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   |   后台管理进入

 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鄂ICP备08007325号 本站建议使用1024 x 768 以上分辨率浏览以达最佳效果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